当前位置:亚洲珠宝联合会翡翠专家委员会 » 新闻动态 » 珠宝电商 » “玉城翡翠直播一姐”的奇幻漂流

“玉城翡翠直播一姐”的奇幻漂流

发布时间:16:44   来源:翡翠专家委员会

云南瑞丽的玉石贸易变成了直播的大生意,位于姐告区的玉城市场,被淘宝改造成了直播基地。据资料显示,这座市场里的直播团队达到八百个以上,并且数字仍然在继续攀升,这里一个月能产生六亿人民币的交易额,也造就了大批主播的致富。《中国企业家》在这里采访被称为“玉城直播一姐”的主播秦琴,这位在市场里声名鹊起的主播开着豪华品牌汽车,挎着奢侈品手袋,却在这里过着最朴素的生活。通过跟拍的镜头,我们能够部分地窥见这边境小城里奇特的商业文化,并记住这里奇妙的产业变革故事。

我叫秦琴,河南南阳人,年龄别问,一定想知道的话,建议去找我的经纪人打听,也是我哥,不知道为什么,他逢人就会言讲说他妹多大多大了,真是亲哥。我来了瑞丽快三年,原本是想投靠亲戚做些买卖,没想到来了多久,就做了多久的玉石主播。我的直播据点在姐告区玉城市场,这儿也被叫做淘宝直播基地。

我的老板何总喜欢跟人说我是“姐告玉城直播一姐”,你们就权且听听罢,不过话说回来,要问这市场上哪位主播比我强,说实话,我也没看见。

小学毕业以后我就开始学做生意,到现在二十多年,南阳的电器批发贸易发展得还不错,锤炼久了,让我当主播,拿话筒,我也不怯场。开始做直播的时候,只能凭着一身闯劲去做,玉石知识靠实战经验,都要自己摸索,交学费,同行不会有人愿意教你。

我租住在玉城市场旁边的公寓楼里,单间带卫生间,每月一千块钱,我不置办家具,用不着,每天晚上直播六七个小时不能上厕所,所以只有起床的时候才敢多喝些水。

主播嗓子发炎是职业病,我刚来瑞丽的时候,说话声音没这么哑,这都没办法的事,尤其是我们这种以砍价为生的主播,市场里太吵,我后来在市场靠边的位置租了个摊位,清净点,我嗓子喊不出那么大声音了。

玉石直播的拍摄角度是向外,朝下的,瞄准翡翠货品,有时候也会拿起来手机让货主入镜,但我们主播很少露脸,但我不管,我买了不少口红,该打扮的时候还是得打扮。

这栋公寓楼是专门租给我们这些来做生意的外地人的,就在玉城市场边上,走路五分钟,全是大开间,物业管理也还行,我晚出晚归的挺安全。以前老听人说瑞丽是边境,很乱,我每天上直播的时间是晚上8点到凌晨3点,收工直接回来,从不往远处走。

姐告这个地方很奇怪,它卡在瑞丽和缅甸当中间儿,像是块飞地,从姐告进瑞丽还要过海关。这里除了东北人和缅甸人开的饭馆,其他菜你都分辨不出由来,很多饭馆没菜谱,去了直接冲着保鲜柜点菜,比如用这颗莴笋炒个肉片,来个豆腐汤,里边搁点青菜,这样点,我老在公寓楼下饭馆请人吃饭,可老板是哪儿人我都不知道。

我们这家直播公司叫淘石乐,今天中午起得早,回公司来看看货,公司在德龙市场旁边的商场里,里边一大半场地规划成了公司的直播间。

我现在在淘宝基地直播,但用的是斗鱼平台,斗鱼挺好,不押账,商场这边建了YY(一件)和京东的直播基地,等京东的直播间上线以后,我也准备试试。

玉城市场里的货主有中国人也有缅甸人,我更喜欢跟这些缅甸人打交道,货好,更听话。市场外边很多物流站,缅甸人每天开着大车往这边运货,这些货主每天晚上带来的翡翠都不一样,今天有空,我提前过来,看看他手里东西的品相。

瑞丽比北京时间要晚将近一小时,晚上八点北京黑了,瑞丽九点你都还看得见夕阳呢。刚才我把旁边老缅果汁的账一块结了,我向来这样,碰见跟老缅一块吃饭,买东西,经常都会替他们买单。这些人太可怜了,好多人就指着卖点翡翠养家吃饭,缅甸人多穷你知道吗?很多人一辈子到死都没见过五千块钱人民币,太可怜了。

开播以后,身边同事就开始流水线作业,直播间里都是我长期的粉丝,货走得很快,每成交一单,我就把翡翠装袋贴上标签,塞给身边的客服去对接发货,玉城这边大部分是走低货,价格多数是几百上千,但每天几百件货,工作量可不低。

这些老缅都是熟人,好说话,急了数落他两句也没事,这些人每晚都来,只要说还没卖出去货,我就都会帮他开开张。

很多货主知道我这儿出货快,都会来最里边的摊位找我,有空档的时候,抢着递货。为了让玉石在手机镜头里看的清楚、通透,我们用的台灯亮度都很大,时不时地我也得抬头缓缓眼神。

最早我一个人单枪匹马在玉城直播,一天最多能卖几十万,后来人越来越多,淘宝的流量也越来越贵了。我加入何总的公司以后,还在这个市场上,但改用斗鱼直播,这里翡翠直播六月份还是淡季,七月份进了旺季可不得了,我地个乖乖,我一个人每天能出二三十万的货。

平时都凌晨两点收工,今天我的直播间结束以后,给同事的直播间播了一小时,给他们那边也提提人气。能不能走货,关键就得看主播,公司现在一个是申请直播间,一个是缺好主播,我现在不是一个人做了,每天总要抽时间给他们做做培训,他们现在多少,当年我刚当主播的时候可没人带我。

收工了,回去自己做顿饭,吃了睡觉,估计这一觉就睡到明天下午开播了。我在这看不见同行,也不关心其他人,我就在乎公司微信群里报业绩,算算给我开多少钱,在这都挺好,就是想家,想孩子,从春节到现在没回去过,也没见过他们。

主播能不能长期干下去我不知道,他们说缅甸玉石矿要封了,不是上新闻联播了吗?就是前两天,直播间的人都知道,不过告诉你我不怕知道吗,我不怕。因为我卖的东西都有性价比,我们的客户都信任琴姐。